2011年12月1日星期四

控告朝阳区人民法院行政庭庭长:朱军巍 法官:武楠:涉嫌非法拘禁及指使法警违法使用警械

控 告 申 诉 书

控告人:吴丽红,女,满族,1974112日出生,邮编:100164

住址:北京市朝阳区小红门乡郭家村92号,电话:13683382357

被控告人: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行政庭庭长:朱军巍 法官:武楠

住所:朝阳区朝阳公园南路2号  邮编:100026 

控告事项:涉嫌非法拘禁及指使法警违法使用警械
事实和理由:

2011929日上午900时,控告人诉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限制人身自由违法一案在朝阳区人民法院七层58法庭公开审理。法庭由审判长武楠、代理审判员秦齐祺,人民陪审员宋志勇组成合议庭,原告方由控告人本人和代理人齐月英、李山林出庭参加庭审,被告方朝阳分局由代理人齐金明应诉。庭审刚一结束,行政庭庭长朱军巍就突然现身于法庭,指挥法警强行将控告人的代理人齐月英带离法庭,另一代理人李山林上前刚要理论,即被法警打趴在桌子上。控告人则被法警强行拖拽至56法庭,逼迫其一个人在此阅看庭审笔录。因为被强行带走,控告人的手机丢在了58法庭,庭长朱军巍遂到58法庭查看控告人的手机。由于两个代理人不知去向,控告人颇感不安,还没看上几行,法官武楠即上前逼迫控告人签字:"你赶紧签字,不签字就把笔录收了。"控告人无奈,在最后几页笔录还没看完的情形下,就匆忙的在笔录上草草签了字。这时,法官武楠又对控告人宣布:"你用手机录音了,依法拘留十五日。"控告人当即表示不服,申请复议,并将复议申请写在了该谈话笔录上,刚写上"申请复议"四个字,谈话笔录既被书记员抢走。这时,就有一名法警(警号110478)上前扭住控告人的胳膊,并给控告人戴上手铐,另有一男一女两个法警将控告人连拖带拽的强行带至楼下。上警车控告人看见几名警察正撕扯殴打李山林,于是就喊到:"别打了,他有病啊!"话音未落,突然就被电警棍击中,昏迷不醒。醒来时已经是101日,控告人在朝阳区拘留所昏迷了整整两天两夜。以上,就是整个事件的经过。
    首先,《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法庭规则》第九条第一款规定:"旁听人员必须遵守下列纪律:(一)不得录音录像和摄影;"控告人为:身为原告的控告人,是诉讼当事人,而非旁听人员,法庭规则明确规定禁止的是"旁听人员"不得录音,并没禁止原告不能录音。三大诉讼法当中,亦没有相关"不得录音"之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司法公开的六项规定》中"庭审公开"的规定明确庭审可以"直播播录",说明录音是完全可以的,并不违法。因此,朝阳法院以法庭上"录音"为由拘留原告没有适格的法律依据。
    因"录音"拘留不适格,所以《拘留决定书》上就编造了"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方法阻碍人民法院工作人员执行职务,扰乱人民法院工作秩序"的拘留理由。但是,控告人身单力薄弱女子,她是如何对法院工作人员实施"暴力"及"威胁"的?因拘留证上也没有记载相关暴力、威胁的具体事实,谁受到了她的暴力?谁又受到了威胁?均不得而知。但既然你说我"暴力"、"威胁"了,就要拿出客观的证据,不可能仅是凭口白说吧。而且,我们可以调取庭审现场录像,看看控告人究竟是如何"暴力、威胁"扰乱了"法院工作秩序"的?庭审录像能直观、真实地反映出现场实际,是最客观的直接证据。所以,朱军巍、武楠如要证明自己的拘留决定合法,就要拿出这样的客观证据。如果他们拿不出,就证明朝阳区法院对控告人实施的拘留决定是没有客观事实基础的,是违法的;同样也能证明"暴力、威胁"说辞只是审判长武楠编造的虚假事实。
    另外,《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还有关于当事人对拘留决定不服的"可以申请复议"的条款。控告人当时即以口头形式提出了复议申请,并记录在了谈话笔录上,法官武楠却口头予以驳回,弃之而不理。这种本应由上级法院作出的裁定,由他全权代理了,明显违背法律精神与原则。
    其次,对于警械的使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第二章第七条明确规定了人民警察出警时可以使用警械的八种情形。而控告人当时没有一项行为符合上述八种情形,却被警察当场使用电棍击昏。朱军巍指使法警用电棍击昏控告人,是滥用警械的行为,明显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第五条第二款"人民警察不得违反本条例的规定使用警械和武器"的规定,应当根据该条列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相关规定,依法追究朱军巍和相关责任人行政的直至刑事的责任。
    再次,《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百二十六条明确规定:"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其内涵不单单仅指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还包括法官对外、对内之独立性,即法官在审理案件过程中不但对外独立,亦有法官独立于内的权力,即:法官依据法律独立的审判案件不受任何限制、影响、诱导和压力。在控告人诉公安局朝阳分局一案中,行政庭庭长朱军巍不是合议庭成员,却来到法庭,干预法官,违法限制庭审活动,并指使法警殴打、电击控告人,违法对控告人实施拘留,其滥用职权的行为是明显的。但是,审判长武楠对于朱军巍的违法行为,不但不予抵制,还积极予以协助、配合,丧失了其作为一名法官所应具备的职业道德和职业操守。
    现实中,人们都知道"民告官"难,通常指行政案件立案难、胜诉难、执行难。当百姓动辄"被行政"、连最基本的人身权利都无法保证时,万般无奈的百姓选择的,只能是诉讼。本指望着通过法院公平、公正的审理,为自己讨得一个说法,求得一丝心理上的安慰。谁承想,法院不但不是老百姓讲理的地方,甚而成为政府机关的帮凶。某些法官的作为,就是对"被行政"人的再次伤害。检察机关不应该漠视这种违法行为的存在,因为此种行为已经明显触犯了刑律。本控告人坚决要求检察机关依法追究滥用职权干扰法庭、指使法警殴打及非法拘禁控告人的主使者朱军巍以及积极配合、具体实施的法官武楠的刑事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规定:"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它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犯前三款罪的,依照前三款的规定,从重处罚。"本案中,朱军巍利用职权,指使武楠以"手机录音"为名,编造"暴力、威胁"事项,将控告人无辜拘留,又指使法警对控告人采用恐吓、电棍电击等方式进行迫害,已经严重侵犯了控告人的人身权利。因无故拘留和电警棍的酷刑,给控告人的身体和精神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以上事实,均有本案庭审笔录、庭审录音录像、谈话笔录、朝阳区拘留所409室内录像、法警执法仪录像证明。两被控告人无任何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非法拘禁他人,并有电棍电击控告人等暴力情节,应依法从严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

    为此,依据《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8条之规定,建议贵院对朱军巍、武楠涉嫌非法拘禁案立案侦查。

    此致

北京市朝阳区检察院

抄送:北京市检察院;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中共北京市朝阳区纪律检查委员会;中共北京市纪律检查委员会;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北京市朝阳区政法委;北京市政法委;中央政法委;北京市朝阳区人大常委会;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全国人大常委会等

                                          控告人:吴丽红

                                         20111201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