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13日星期二

行政复议申请书给"答复"

行政复议申请书给答复:申请的是行政复议,只给了一份没有落款,也没有单位盖章的"答复",这样的答复对吗?


2011年12月12日星期一

监察室直接把投诉材料转到承办法官手里对不对?

监察室直接把投诉材料转到承办法官手里对不对?今天接到丰台法院花乡法庭的丁法官电话称:"你反映的"违反法定程序拖延办案"的材料我看了,不属于拖延办案,跟你说明一下,此案是简易程序,已经立案了诉讼费是70元,我们会尽快安排开庭......(8月11日递交了诉讼材料至今4个月,简易程序3个月结案,明显拖延办案).


2011年12月8日星期四

吴丽红行政复议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非法拘禁

2011年9月29日吴丽红被关押在北京市朝阳区拘留所,朝阳区拘留所非法拘禁吴丽红的行为违法。为此,2011年12月7日吴丽红向北京市朝阳区政府提起行政复议。

行政复议申请书

申请人:吴丽红 女 37岁 身份证:132629197411021323 邮编:100164

住址:朝阳区小红门乡郭家村92号 工作单位:无  电话:13683382357

被申请人: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    住所地:朝阳区道家园1

法定代表人:肖兴国      职务:局长      电话:010-85953400 

案由:非法拘禁 

复议请求:请求确认朝阳区拘留所非法拘禁申请人的行为违法

事实和理由

2011929日申请人被关押在朝阳区拘留所。被申请人的做法严重侵犯了申请人的合法权益,申请人特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六条第二款的规定申请复议,请求复议机关依法确认被申请人非法拘禁申请人的行为违法。

    此致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政府

                                          申请人:吴丽红

                                           20111206



2011年12月5日星期一

普法日被羊坊店派出所限制人身自由

2011年12月5日韩颖、吴丽红被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羊坊店派出所非法限制人身自由5个多小时向海淀区政府提起行政复议。
 

行政复议申请书

申请人:韩  颖  女    38岁    身份证:110108197312290021

    住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路88号紫竹花园f1805室

   工作单位:无              联系电话:13521984144

申请人:吴丽红  女   36岁     身份证:132629197411021323

        住址:北京市朝阳区小红门乡郭家村92

        工作单位:              联系电话:13683382357

代理人:野靖环    女    58岁   身份证:370303195301181741   

    住址:北京市海淀区四道口27号     

工作单位:光彩集团(退休职工)  联系电话:13621293734

被申请人: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  法定代表人:尹燕京  局长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长春路15号

案    由:公安机关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侵犯申请人合法权益。

复议请求:

1、请求确认海淀区公安局羊坊店派出所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行为违法。

2、依据《国家赔偿法》的规定,赔偿每位申请人被羁押1天的赔偿金201.66元。 

事实与理由:

2011124日,我们约好到玉渊潭公园游园。早上10时左右,我们刚走到世纪坛南面,就被警察拦住检查身份证。警察看完身份证又搜包,在吴丽红的包里发现一份给朝阳法院的起诉书,立即说我们是上访的,就把我们拽到公共汽车上。车里有78个警察,其中一个又检查了我们的身份证,还问我们反映什么问题。我们很害怕,不知道我们犯了什么法?也不知道要把我们带到哪里去?吓得我们不敢说话。警察们嘀咕几句,就又让我们下车。我们下了公共汽车,立即被塞进一辆警车,警车开进了羊坊店派出所。

佩戴036875警号的李爱民(墙上照片的警号是037685)把我们关押在地下室,他让我们如实说要反映什么问题,他可以帮助我们。我们说什么问题也没有,就是去玉渊潭公园玩。我们问他为什么把我们关押到派出所?他不说。

中午13点前后,小红门派出所和万寿寺派出所的警察来接我们回去,我们听说要接回去到派出所继续谈话时,就更害怕了,就要求自己回家,不跟警察走。但是接我们的警察不同意,他们就走了。我们跟羊坊店派出所的警察要求自己回家,也不让走。秦所长说留下我们做材料。于是,秦所长给我们做了询问笔录。

1420分做完询问笔录后,还是不让我们走。1515分我们向值班的037671号警察要求回家,他说:所长说了,让你们等着。

1525分,警察邢涛把我们释放了。

我们被羊坊店派出所无缘无故关押5个半小时,派出所一直没有通知家属,我们的恐惧难以言表,我们的家人和朋友都焦急万分。

为了维护申请人的合法权益,保障和监督行政机关依法行使职权,特申请行政复议。

    此致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

                                申请人:韩 颖  吴丽红

                                           2011125



2011年12月4日星期日

国家赔偿申请书

国家赔偿申请书 

申请人:吴丽红,女,1974年112日出生,满族,农民。

        电话: 13683382357               邮编:100164 

        住址:北京市朝阳区小红门乡郭家村92

赔偿义务机关: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地址:朝阳区朝阳公园南路2号  邮编:100026 

申请事项: 

申请人吴丽红因被朝阳法院违法拘留赔偿一案,请求依法作出以下赔偿决定: 

1、赔偿义务机关支付非法拘留申请人15天的赔偿金人民币3024.9元(15×50415/250=3024.9); 

2赔偿义务机关支付申请人精神损害赔偿金5万元。 

3、赔偿义务机关在侵权行为影响的范围内,为申请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

4、归还申请人被赔偿义务机关违法扣押的手机两部。 

事实和理由: 

本案基本事实。 

2011年9月29日上午9:00时,申请人诉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一案在朝阳区人民法院七层58法庭公开审理。法庭由审判长武楠、代理审判员秦齐祺,人民陪审员宋志勇组成合议庭,原告方由申请人本人和代理人齐月英、李山林出庭参加庭审,被告方朝阳分局由代理人齐金明应诉。庭审刚一结束,行政庭庭长朱军巍就突然现身于法庭,指挥法警强行将申请人的代理人齐月英带离法庭,另一代理人李山林上前刚要理论,即被法警打趴在桌子上。申请人则被法警强行拖拽至56法庭,逼迫其一个人在此阅看庭审笔录。因为被强行带走,申请人的手机丢在了58法庭,庭长朱军巍遂到58法庭查看申请人的手机,后非法没收了申请人的两部手机。由于两个代理人不知去向,申请人颇感不安,还没看上几行,法官武楠即上前逼迫申请人签字:"你赶紧签字,不签字就把笔录收了。"申请人无奈,在最后几页笔录还没看完的情形下,就匆忙的在笔录上草草签了字。这时,法官武楠又对申请人宣布:"你用手机录音了,依法拘留十五日。"申请人当即表示不服,申请复议,并想将复议申请写在谈话笔录上,但刚写上"申请复议"四个字,谈话笔录即被书记员抢走。这时,就有一名法警(警号110478)上前扭住申请人的胳膊,并给申请人戴上手铐,另有一男一女两个法警将申请人连拖带拽的强行带至楼下。拖上警车后,申请人看见几名警察正在撕扯殴打李山林,于是就喊到:"别打了,他有病啊!"话音未落,突然就被电警棍击中,昏迷不醒。醒来时已经是10月1日,申请人在朝阳区拘留所昏迷了整整两天两夜。以上,就是整个事件的经过。
    二、赔偿义务机关以"用手机录音了"而对申请人实施拘留没有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法庭规则第九条规定:"旁听人员必须遵守下列纪律:(一)不得录音、录像和摄影;"申请人以为:身为原告的申请人,是诉讼当事人,而非旁听人员。法庭规则明确规定禁止的是"旁听人员",并无"原告不得录音"之内容。以"用手机录音了"而对申请人实施拘留无法律依据。并且,三大诉讼法当中,亦没有相关"当事人不得录音"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司法公开的六项规定》中明确庭审可以"直播播录",说明录音是完全可以的,并不违法。因此,赔偿义务机关以在法庭上"录音"为由而拘留原告依法无据。
    三、赔偿义务机关认为申请人"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方法阻碍人民法院工作人员执行职务,扰乱人民法院工作秩序"无事实依据。

    申请人是在庭审结束后才被采取的拘留措施,说明在整个庭审过程中,其并没有违反法庭纪律,亦即没有妨碍行政诉讼之举动。既然说申请人"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方法"阻碍了诉讼,为什么没在法庭审理阶段对申请人采取强制措施?庭审后即对申请人实施拘留,意欲何为?而且,庭审结束后,申请人是被法警强行拖至56法庭阅看庭审笔录的,是"被暴力",而非使用了"暴力"!怎么反倒颠倒过来说申请人实施了"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方法"呢?况拘留证上并未记载申请人是如何使用"暴力、威胁"的,谁受到了她的暴力?谁又受到了威胁?均不得而知。但我们可以想象,以申请人一身单力薄之弱女子之力,如何能对戒备森严的法院工作人员实施"暴力"、"威胁"?实在让人有种匪夷所思之感。既如此,有关事实真相,我们可通过调取庭审录像,一看便知。所以说,赔偿义务机关所认为的"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方法阻碍人民法院工作人员执行职务,扰乱人民法院工作秩序"的说辞是荒诞的、违背基本常识的、虚假的。

四、赔偿义务机关对申请人作出的司法拘留决定程序严重违法,并剥夺了申请人要求复议的权利。 

1、赔偿义务机关至今没有向申请人家属送达司法拘留通知书

在申请人失踪后,家人和朋友焦急万分,到赔偿义务机关去打听,赔偿义务机关有关人员竟回说"不知道"。直到9月30日上午,朋友野靖环、刘素民到朝阳区拘留所询问,才得知已被拘留。此明显违反了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司法拘留措施的若干规定》第十五条"人民法院对被拘留人采取司法拘留措施后,应当在24小时内通知被拘留人的亲属,告知其拘留原因、关押处所等相关情况"的规定。
    2、申请人在被宣布拘留当时即以口头形式提出了复议申请,在刚将"提出复议"四字写在庭审笔录上,还未写完的情况下,庭审笔录即被书记员抢走。审判长武楠则对申请人提出的复议申请口头予以驳回。以上,首先是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当事人对拘留决定不服的,可以申请复议"的规定。其次是违反了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司法拘留措施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三条 "对人民法院作出的拘留决定不服的,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一次不服人民法院作出拘留决定的人,在人民法院向其送达决定书之次日起三日内,向作出决定的人民法院提出书面申请,要求上一级人民法院复议,或直接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提出书面申请有困难的,可以口头申请。当事人的口头申请,应当记入笔录,由当事人签名或者盖章"的规定。而且,这种本应由上级法院作出的裁定,却由武楠全权代理了,明显违背法律之精神、原则。何况赔偿义务机关对申请人的拘留决定书一直没有送达给申请人本人(申请人是在被释放后才发现拘留决定书被装在了裤子口袋里的),这又说明了什么?
    五、赔偿义务机关对申请人违法使用警械,摧残、伤害了申请人,严重侵害了申请人的健康。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第五条第二款规定:"人民警察不得违反本条例的规定使用警械和武器";其第二章第七条更明确了人民警察出警时可以使用警械的八种情形。而申请人当时没有一项行为符合上述八种情形,却被赔偿义务机关的法警当场使用电棍击昏。这是公然违法使用警械的行为,已经给申请人造成了极大的人格伤害,并严重损害了申请人的身体健康。

六、继续的迫害行为,是非法限制人身自由行为的延续。

2011年1013日是申请人拘留期满重获自由的日子。但是,凌晨200点左右申请人就被赔偿义务机关朝阳法院行政庭庭长朱军巍和法官秦齐祺指挥法警从朝阳区拘留所409室的炕上用被子裹着抬了出去。但不是交给家属,而是塞进了一辆面包车。申请人因遭受电棍打击,身体极度虚弱,一直没能康复。又遭此半夜惊吓,致使申请人处于昏昏沉沉的状态之中。等到被抬下汽车时,才听到有人叫喊申请人的名字:"吴丽红,你别装死!你到了我手里就得乖乖的,一天一碗稀粥,我叫你死不了也活不成!"申请人这才明白,是落到了朝阳公安分局小红门派出所警察韩强的手里。申请人在赔偿义务机关进行的行政诉讼针对的就是这名叫韩强的警察。对申请人来说,这不是自由的恢复,而是才出虎穴,又入狼窝。这充分证明,法官和被告在互相勾结,迫害原告。
    由上可知,赔偿义务机关对申请人进行15日司法拘留,是涉嫌报复陷害的行为,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且拘留给申请人身体上和精神上均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严重的侵害了一个公民的合法权益。

  综上,申请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三条,第三十五条,第三十八条之规定,依法向贵院申请国家赔偿,望给予支持。 

     此致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申请人: 吴丽红

                            2011年1204



2011年12月1日星期四

控告朝阳区人民法院行政庭庭长:朱军巍 法官:武楠:涉嫌非法拘禁及指使法警违法使用警械

控 告 申 诉 书

控告人:吴丽红,女,满族,1974112日出生,邮编:100164

住址:北京市朝阳区小红门乡郭家村92号,电话:13683382357

被控告人: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行政庭庭长:朱军巍 法官:武楠

住所:朝阳区朝阳公园南路2号  邮编:100026 

控告事项:涉嫌非法拘禁及指使法警违法使用警械
事实和理由:

2011929日上午900时,控告人诉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限制人身自由违法一案在朝阳区人民法院七层58法庭公开审理。法庭由审判长武楠、代理审判员秦齐祺,人民陪审员宋志勇组成合议庭,原告方由控告人本人和代理人齐月英、李山林出庭参加庭审,被告方朝阳分局由代理人齐金明应诉。庭审刚一结束,行政庭庭长朱军巍就突然现身于法庭,指挥法警强行将控告人的代理人齐月英带离法庭,另一代理人李山林上前刚要理论,即被法警打趴在桌子上。控告人则被法警强行拖拽至56法庭,逼迫其一个人在此阅看庭审笔录。因为被强行带走,控告人的手机丢在了58法庭,庭长朱军巍遂到58法庭查看控告人的手机。由于两个代理人不知去向,控告人颇感不安,还没看上几行,法官武楠即上前逼迫控告人签字:"你赶紧签字,不签字就把笔录收了。"控告人无奈,在最后几页笔录还没看完的情形下,就匆忙的在笔录上草草签了字。这时,法官武楠又对控告人宣布:"你用手机录音了,依法拘留十五日。"控告人当即表示不服,申请复议,并将复议申请写在了该谈话笔录上,刚写上"申请复议"四个字,谈话笔录既被书记员抢走。这时,就有一名法警(警号110478)上前扭住控告人的胳膊,并给控告人戴上手铐,另有一男一女两个法警将控告人连拖带拽的强行带至楼下。上警车控告人看见几名警察正撕扯殴打李山林,于是就喊到:"别打了,他有病啊!"话音未落,突然就被电警棍击中,昏迷不醒。醒来时已经是101日,控告人在朝阳区拘留所昏迷了整整两天两夜。以上,就是整个事件的经过。
    首先,《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法庭规则》第九条第一款规定:"旁听人员必须遵守下列纪律:(一)不得录音录像和摄影;"控告人为:身为原告的控告人,是诉讼当事人,而非旁听人员,法庭规则明确规定禁止的是"旁听人员"不得录音,并没禁止原告不能录音。三大诉讼法当中,亦没有相关"不得录音"之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司法公开的六项规定》中"庭审公开"的规定明确庭审可以"直播播录",说明录音是完全可以的,并不违法。因此,朝阳法院以法庭上"录音"为由拘留原告没有适格的法律依据。
    因"录音"拘留不适格,所以《拘留决定书》上就编造了"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方法阻碍人民法院工作人员执行职务,扰乱人民法院工作秩序"的拘留理由。但是,控告人身单力薄弱女子,她是如何对法院工作人员实施"暴力"及"威胁"的?因拘留证上也没有记载相关暴力、威胁的具体事实,谁受到了她的暴力?谁又受到了威胁?均不得而知。但既然你说我"暴力"、"威胁"了,就要拿出客观的证据,不可能仅是凭口白说吧。而且,我们可以调取庭审现场录像,看看控告人究竟是如何"暴力、威胁"扰乱了"法院工作秩序"的?庭审录像能直观、真实地反映出现场实际,是最客观的直接证据。所以,朱军巍、武楠如要证明自己的拘留决定合法,就要拿出这样的客观证据。如果他们拿不出,就证明朝阳区法院对控告人实施的拘留决定是没有客观事实基础的,是违法的;同样也能证明"暴力、威胁"说辞只是审判长武楠编造的虚假事实。
    另外,《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还有关于当事人对拘留决定不服的"可以申请复议"的条款。控告人当时即以口头形式提出了复议申请,并记录在了谈话笔录上,法官武楠却口头予以驳回,弃之而不理。这种本应由上级法院作出的裁定,由他全权代理了,明显违背法律精神与原则。
    其次,对于警械的使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第二章第七条明确规定了人民警察出警时可以使用警械的八种情形。而控告人当时没有一项行为符合上述八种情形,却被警察当场使用电棍击昏。朱军巍指使法警用电棍击昏控告人,是滥用警械的行为,明显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第五条第二款"人民警察不得违反本条例的规定使用警械和武器"的规定,应当根据该条列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相关规定,依法追究朱军巍和相关责任人行政的直至刑事的责任。
    再次,《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百二十六条明确规定:"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其内涵不单单仅指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还包括法官对外、对内之独立性,即法官在审理案件过程中不但对外独立,亦有法官独立于内的权力,即:法官依据法律独立的审判案件不受任何限制、影响、诱导和压力。在控告人诉公安局朝阳分局一案中,行政庭庭长朱军巍不是合议庭成员,却来到法庭,干预法官,违法限制庭审活动,并指使法警殴打、电击控告人,违法对控告人实施拘留,其滥用职权的行为是明显的。但是,审判长武楠对于朱军巍的违法行为,不但不予抵制,还积极予以协助、配合,丧失了其作为一名法官所应具备的职业道德和职业操守。
    现实中,人们都知道"民告官"难,通常指行政案件立案难、胜诉难、执行难。当百姓动辄"被行政"、连最基本的人身权利都无法保证时,万般无奈的百姓选择的,只能是诉讼。本指望着通过法院公平、公正的审理,为自己讨得一个说法,求得一丝心理上的安慰。谁承想,法院不但不是老百姓讲理的地方,甚而成为政府机关的帮凶。某些法官的作为,就是对"被行政"人的再次伤害。检察机关不应该漠视这种违法行为的存在,因为此种行为已经明显触犯了刑律。本控告人坚决要求检察机关依法追究滥用职权干扰法庭、指使法警殴打及非法拘禁控告人的主使者朱军巍以及积极配合、具体实施的法官武楠的刑事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规定:"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它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犯前三款罪的,依照前三款的规定,从重处罚。"本案中,朱军巍利用职权,指使武楠以"手机录音"为名,编造"暴力、威胁"事项,将控告人无辜拘留,又指使法警对控告人采用恐吓、电棍电击等方式进行迫害,已经严重侵犯了控告人的人身权利。因无故拘留和电警棍的酷刑,给控告人的身体和精神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以上事实,均有本案庭审笔录、庭审录音录像、谈话笔录、朝阳区拘留所409室内录像、法警执法仪录像证明。两被控告人无任何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非法拘禁他人,并有电棍电击控告人等暴力情节,应依法从严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

    为此,依据《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8条之规定,建议贵院对朱军巍、武楠涉嫌非法拘禁案立案侦查。

    此致

北京市朝阳区检察院

抄送:北京市检察院;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中共北京市朝阳区纪律检查委员会;中共北京市纪律检查委员会;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北京市朝阳区政法委;北京市政法委;中央政法委;北京市朝阳区人大常委会;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全国人大常委会等

                                          控告人:吴丽红

                                         20111201



行政复议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对申请人人身自由的非法限制

行政复议申请书

申请人:吴丽红 女 37岁 身份证:132629197411021323 邮编:100164

住址:朝阳区小红门乡郭家村92号 工作单位:无  电话:13683382357

被申请人: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    住所地:朝阳区道家园1

法定代表人:肖兴国      职务:局长      电话:010-85953400  

申请人因不服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对申请人人身自由的非法限制,特向北京市公安局申请复议。

复议请求:1、请求确认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非法限制申请人人身自由的行为违法;2、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赔偿申请人因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而遭受的损失,即:12×(50415÷365=138.12=1657.50元;3、赔偿精神损失费50000.00元。

事实和理由

    申请人系北京市朝阳区小红门乡农民。在2011929日诉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一案中被朝阳区人民法院违法拘留。20111013日申请人拘留期满没想到凌晨200点左右,申请人迷迷糊糊中就被人弄醒,昏昏沉沉的被人用被子捆绑着塞进汽车,之后申请人被拉到北京郊区一个农家院里。直到此时,申请人才知道又被朝阳公安分局小红门派出所警察所软禁。因为是小红门派出所民警韩强把申请人从朝阳区拘留所带出,关押于此地的。当时,韩强对申请人说:"知道为什么上边让我来了吧,你到法院告的不就是我吗,别和我较劲,你不配合就别想回去,一天一碗粥就在这呆着,叫你死不了也活不成。"当时,申请人被关在一间屋子里,并由两个妇女陪同,另有四个男保安坐在屋门口看守,派出所民警韩强则睡在隔壁。

大约1030分申请人又被拖上汽车,稀里糊涂中到了首都机场,申请人马上意识到要"被旅游",自己又回不了家了。因为已经有半个月没和家人联系,申请人思家心切,也害怕家人担心,所以坚决要求回家,不肯上飞机。但韩强等人强行把申请人拖上飞机,申请人被迫与韩强、两名看押的妇女和一名保安共同乘坐下午130分北京飞往重庆的CA1439航班直飞重庆。

一路上,申请人被4个人严密看守,就连想和家人通个电话都不允许。后来由于家人和朋友的努力,才总算接通了家人的电话,但通话内容受到严格限制,只能说几句报平安的话,连想问问家中的情况手机都会被抢走。对申请人来说,拘留虽已解除,但自由仍然被限。

由于申请人曾在朝阳区法院遭受过电棍打击,在拘留所时身体就一直很虚弱,解除拘留后又遭受绑架惊吓,实在是衰弱疲惫已极,加之思家心切,几次要求回家,均遭韩强拒绝,说:"你就老实呆着吧,什么时候选举结束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从重庆到九寨沟,十多天里,一直"被旅游"申请人与外界几乎断绝联系。 直到1024日,韩强说接到领导指示,可以回北京了,才乘坐黄龙至北京的飞机飞回北京,算是获得了初步的自由。但是,家门外面至今还有警察看守。
    以上,就是申请人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经历。这都是因为申请人在今年的区人大换届选举中宣布参选区人大代表,且因为申请人在本选区有较好的民意基础,于是朝阳分局就从各方面对申请人进行非法限制,手段包括监禁、监视、看押、被旅游、限制出行等,甚至有朋友来访,在家门口都要进行登记。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第三十九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以上规定,是宪法对公民人身权利的保护。但是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的所作所为,无疑是对宪法的粗暴践踏。他们采取软禁、看押、包夹、监视等手段,肆意剥夺申请人的人身自由权,已经达到明目张胆、为所欲为的程度。这种以限制人身自由的方式公然破坏选举的行为,不但完全违背我国宪法之精神,也是对《中华人民共和国选举法》的蔑视。他们的行为,已经触犯了刑律。如果这种行为得以继续,将是对我们国家依法治国理念的践踏,这不应是、也不可能是一个法治国家应该出现的事情。
    综上所述,被申请人的做法严重侵犯了申请人的合法权益,申请人特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六条第二款的规定申请复议,请求复议机关依法确认被申请人限制申请人人身自由的行为违法,赔偿申请人因违法限制人身自由所遭受的经济及精神损失,以维护申请人的合法权益。

    此致

北京市公安局

                                            申请人:吴丽红

                                           20111201



控告北京市丰台法院花乡法庭审理吴丽红、伍晓玲诉中国铁通集团北京分公司合同纠纷一案的合议庭组成人员:违反法定程序拖延办案

控 告 信
    

控告人:吴丽红  37 满族 住北京市朝阳区小红门乡郭家村92 无业  身份证号:132629197411021323  联系电话:13683382357

被控告人: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花乡法庭审理吴丽红、伍晓玲诉中国铁通集团北京分公司合同纠纷一案的合议庭组成人员。
    控告事项:违反法定程序拖延办案。
    事实和理由:控告人就与中国铁通集团北京分公司合同纠纷一案,于2011811日向丰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但截止今日,丰台区人民法院花乡法庭在既未给予立案,也未告知案件是否受理等相关情况下,于20111123日上午,突然通知控告人该案于20111125日上午9.00点开庭,但随即又于一天后取消。控告人认为:被控告人明显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12条"人民法院在收到起诉状…7日内立案,并通知当事人"的规定和第115条"合议庭组成人员确定后,应当在3日内告知当事人"的规定;同时也违背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司法公开的六项规定》中有关立案公开的规定。使控告人至今尚不了解该诉讼是否立案、该案是否组成合议庭及合议庭组成人员基本情况等相关信息。控告人认为,被控告人的行为明显的剥夺了控告人的相关诉讼权利,致程序公正毁于执法者自身。    
    《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处分条例》第四十七条规定:"故意违反规定拖延办案的,给予警告、记过或者记大过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降级或者撤职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处分。"本案中,丰台区花乡法庭在三个多月的时间里,对控告人的诉讼既不予以立案,又无不予立案裁定;既通知开庭,又随意取消;以及不公开合议庭组成人员基本情况等。其对案件无理由拖延的意向已非常明显,且情节较重,应依条例规定给予相关责任人以处分。
    此致
 丰台区人民法院    抄送: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控告人:吴丽红
                                         20111130



2011年11月25日星期五

Fw:找信访:这都不算事。找庭长:找不到。

找信访:这都不算事。找庭长:找不到。

三个多月不立案,突然通知开庭,法官重要会开庭取消

本来就是一个很简单的民事诉讼,中国铁通北京分公司于2011714日把我的宽带以"拆迁是政府行为,属不可抗力"给停止服务了,协商未果于2011811日诉至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丰台法院花乡法庭收下了诉讼材料至今不给立案。20111123日上午,突然接到花乡法庭电话通知20111125日上午9开庭。20111124日下午1600左右又接到电话通知取消25号的开庭,因为法官有重要会。一个普通的案件,互联网时代的今天,宽带停止服务给当事人生活上带来诸多的不便,当事人就这样被耍来耍去,三个多月了没有结果,总要弄个清楚为什么吧。

20111125日上午我和代理人野靖环、韩颖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信访反映丰台区人民法院花乡法庭程序违法问题:第三接待室丰台区人民法院张法官(男)接待了我们,他说:丰台法院立案方面是试点,试点是你把材料交了,先期通知,调解,排队轮。作为法官安排了开庭,要开会了你去不去,不去不行。中国按中国规定,党的会议就可以把别的开庭的事取消了,我们不是个别的,法官是个工作人员,有院长、庭长安排能不服从!你们反映的问题不是我们信访接待的范围,到这来就不算事了,你应该找丰台法院纪检、厅长都可以,并告诉了我们花乡法庭的厅长叫李明霞(女)。

下午1330分我们来到丰台法院花乡法庭找庭长,连个法官都找不到,这里没有叫李明霞的庭长。昨天接到通知上午法官有重要会,我们才下午来的,确被法警告知,今天上午没有重要会,法官、庭长上午都在,下午都到院里去了,院里有安排,有演讲。无奈只好离开。吴丽红





找信访:这都不算事。找庭长:找不到。

找信访:这都不算事。找庭长:找不到。

三个多月不立案,突然通知开庭,法官重要会开庭取消

本来就是一个很简单的民事诉讼,中国铁通北京分公司于2011714日把我的宽带以"拆迁是政府行为,属不可抗力"给停止服务了,协商未果于2011811日诉至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丰台法院花乡法庭收下了诉讼材料至今不给立案。20111123日上午,突然接到花乡法庭电话通知20111125日上午9开庭。20111124日下午1600左右又接到电话通知取消25号的开庭,因为法官有重要会。一个普通的案件,互联网时代的今天,宽带停止服务给当事人生活上带来诸多的不便,当事人就这样被耍来耍去,三个多月了没有结果,总要弄个清楚为什么吧。

20111125日上午我和代理人野靖环、韩颖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信访反映丰台区人民法院花乡法庭程序违法问题:第三接待室丰台区人民法院张法官(男)接待了我们,他说:丰台法院立案方面是试点,试点是你把材料交了,先期通知,调解,排队轮。作为法官安排了开庭,要开会了你去不去,不去不行。中国按中国规定,党的会议就可以把别的开庭的事取消了,我们不是个别的,法官是个工作人员,有院长、庭长安排能不服从!你们反映的问题不是我们信访接待的范围,到这来就不算事了,你应该找丰台法院纪检、厅长都可以,并告诉了我们花乡法庭的厅长叫李明霞(女)。

下午1330分我们来到丰台法院花乡法庭找庭长,连个法官都找不到,这里没有叫李明霞的庭长。昨天接到通知上午法官有重要会,我们才下午来的,确被法警告知,今天上午没有重要会,法官、庭长上午都在,下午都到院里去了,院里有安排,有演讲。无奈只好离开。吴丽红



2011年11月24日星期四

案件进展:取消开庭

小红门吴丽红开庭取消:2011年11月24日16:00左右接到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花乡法庭的电话(83827452)通知称:原11月25日上午9:00吴丽红、伍晓玲诉中国铁通集团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服务合同纠纷一案临时决定开庭取消,开庭时间再等通知,原因法官要参加一个重要会议。吴丽红



2011年11月23日星期三

案件进展

吴丽红、伍晓玲诉中国铁通集团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服务合同纠纷一案于20111125日上午900在朝阳区人民法院花乡法庭开庭审理,欢迎旁听。地址:丰台区纪家庙168号(花乡医院院内),乘车路线:乘坐69235149路到纪家庙下车,往东一点十字路口再往南。

本案还没有开庭就已经违法,本案于2011811日向丰台区人民法院花乡法庭递交了诉讼材料,至今没有收到立案通知,也没有收到权力义务告知书和合议庭组成人员告知书,20111123日电话通知1125日开庭,程序已经违法。

吴丽红



2011年11月13日星期日

暴力拆迁——中断供水第三天

北京市朝阳区小红门乡郭家村92号院2011年11月11日上午9点左右遭遇暴力拆迁——中断供水,自来水突然停止供水,多次向龙爪树村委会(010-87690608)、小红门乡政府(010-87690695)、朝阳区政府(010-96105)、北京市政府投诉(010-12345)无人问津,至截稿11月13日晚20时还没有恢复供水。是故意打击报复吗?请关注。吴丽红13683382357




2011年11月12日星期六

仿佛回到了旧社会

2011年10月北京市50个重点村之一朝阳区小红门乡龙爪树村开始拆迁腾退,龙爪树村的五个自然村郭家村、宋家楼村、双旗杆村、少角村、龙爪树村,村内路灯停止供电,村庄夜晚一片漆黑,仿佛又回到了旧社会。


暴力拆迁——中断供水

北京市朝阳区小红门乡郭家村92号院2011年11月11日上午9点左右遭遇暴力拆迁——中断供水,自来水突然停止供水,多次向龙爪树村委会(010-87690608)、小红门乡政府(010-87690695)、朝阳区政府(010-96105)、北京市政府投诉(010-12345)无人问津,至截稿11月12日晚20时还没有恢复供水。是故意打击报复吗?请关注。吴丽红13683382357


暴力拆迁——中断供水

2011年11月11日上午9点左右遭遇暴力拆迁——中断供水,自来水突然停止供水,多次向龙爪树村委会(010-87690608)、小红门乡政府(010-87690695)、朝阳区政府(010-96105)、北京市政府投诉(010-12345)无人问津,至截稿11月12日晚20时还没有恢复供水。是故意打击报复吗?请关注。吴丽红13683382357